•  

          本周的《第一财经周刊》里有一段写的特别有意思,是关于各地讨老婆的成本的——

         “男方倾家荡产+男人不吃不喝工作12年=讨一个北京中等条件的老婆的成本。”——网友计算的各地讨老婆成本。如果在上海,这个男人不吃不喝工作的时间是15年,在杭州,则需17年。

          看到这里大家不禁会笑出来,但不同的人想法可能会很不一样。已婚的男人估计都在庆幸当初的“小成本制作”;已婚的女人可能在后悔当初的婚礼为什么没有成为“高成本的表演”,也许那样会感觉更“值”;未婚的男人在本来已经难堪重负的生活现实上更增加了一份“恐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未婚的女人嘴角可能露出一丝微笑,“高成本将意味着高质量,没这么高成本本小姐还不伺候了呢!”。也许想到这些,我们就不奇怪为什么现在的女人都热衷于找那些比自己大好多的男人,原来都是那“12年、15年或17年”闹的,呵呵。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中国年轻一代男女的生活就变得如此现实不堪,从老早的“三转一响带咔喳”(手表、自行车、缝纫机和收音机、照相机)到现在的“新三样”(房子、车子和票子,备注:无贷款的),无疑将更多的人推向了“晃一族”,“晃个情况”似乎成了时髦的代名词。但与此相反的是,相对发达的欧美国家,没有一对夫妻会把房子和车子作为结婚的必要条件,他们似乎更在意彼此的感情。虽然外国电影里经常描写的“小人物爱情”或“一见钟情”在现实生活中很难寻觅,但他们都忠于生活的本质。好像越是发展中国家越是现实,可能真的是因为穷怕的原因。昨天我又借回了《奋斗》的原版小说,又看到了那一段——

             陆涛问夏琳:“如果我一辈子穷困,你还会爱我吗?”

             夏琳回答:“如果你一辈子努力,即使穷困我依然爱你!”

    我们在小说里看到这种情节,在电视里看到这种情节,却在生活中难以捕捉,也许它注定就只能出现在某些地方。

          再来看看上面的这张海报——前些日子上映的一部有争议的电影,《苹果》。尽管媒体一直对范冰冰的绯闻或耍打牌等新闻更感兴趣,但我认为此次她和佟大为饰演的小人物却很真实,也很生活化。他们夫妻的婚姻成本可以说很低,与此相反的是梁家辉在片中讨范冰冰这个“情况”的成本倒是很高。顺便说一句,在电影开始不久的一段,梁家辉几乎强奸了酒醉的范冰冰,而女方从最开始本能的反抗,到后来享受着主动迎合,再到发现自己老公盯着自己羞耻行为而发狂进而感到害怕,我们在思考性和爱有时确实能分开。那我们可以再做一组对比——a、高成本的老婆和高成本的情人;b、高成本的老婆和低成本的情人;c、低成本的老婆和高成本的情人;d、低成本的老婆和低成本的情人。你们会如何选择?我个人认为选项d几乎不存在,所以可以忽略,呵呵~

  •  

          这一期的《新周刊》如往常一样,总是能选择出当下最受人关注的视点。在我们这个有着十几亿人口的大国,每年出产着全世界数量最多的电视剧剧集。不知道是不是跟年龄有关系,现在越来越觉得国内拍的剧集好看,耐人寻味,与传统的港台剧集有着明显的区别。这期的文章中有一段话是这样写的:“有一次韩三平跟我(海岩)开玩笑:海岩,你一定要去做电影,让观众掏钱看的那种。海岩回敬韩三平的依然是一句玩笑:之所以青年观众垦掏钱进电影院看你们的电影,是电视剧界的伟大贡献——现在烂电视剧太多了,观众被电视剧赶进了电影院。”尽管是句玩笑话,但我仍然很喜欢海岩的回答。电视台作为公众媒体,关注的重点除了关注收视率外更应该是如何引导大众。为什么除了央视在不遗余力的一直推广国产剧集的同时,有些电视台却在黄金时间段播放日韩偶像剧,让这些日流、韩流不断地冲击着我们年轻一代的视眼,冲击着我们脆弱的国内电视剧市场,冲击着我们传统的文化世界观。据说,韩国曾引进过《还珠格格》,最开始在黄金时间段播放,结果收视率一度排名第一名。很快~韩国就有部分媒体人士站出来抗议《还》对其国内文化领域的侵袭,并讲《还》的播放时间改到午夜场,但收视率仍然不俗。有人说,那是因为韩国对自己国家的文化产业的保护措施做的很到位,国外剧集一律不允许在黄金时间段播放。韩国民众在长期看韩国国内剧集的同时,已经产生了“审美疲劳”,所以带有国外文化特色的产品对于他们来说是新事物,就好像饭后甜点。我一直在想,就在我们的众多地方电视台播放港台、日韩剧集的时候,又有多少中国电视剧在国外电视台播放呢?我们难道就不能让他们“哈”一下?既然我们对他们的文化没有不适应,相信他们国家年轻人的适应能力也不弱,我们那么多优秀的剧集能否象现在日益流行的中文一样流行开来?

  •        前天偶然又点开我在BLOGBUS的Blog,发现上次写还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但是看到那个通用的模版真实觉得没劲。于是经过这两天费劲的修改,刚才终于完成了,自我感觉良好。翻开新的《周末画报》发现里面有篇文章很有意思,名字叫做《如果你有一个巴黎情人》,内容主要是针对电影《巴黎两日》展开的,但里面绝然没有了通常的“浪漫”,充满难懂和绕舌的法语,甚至在心烦的时候还差点成为同性恋的对象。据说巴黎人是世界上工作时间最短的,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爱”,而且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能看到接吻的恋人。真正的巴黎是什么样?我没去过,不过浪漫在哪里都一样。在武汉,情人被称作“情况”,现在社会带给大家的是更多的空虚和无聊,否则为什么有人称现在的经济为无聊经济呢,上网是无聊,上班是无聊,就连找情况都是因为无聊。每天晚上,汉口江滩边的众多酒吧是滋生浪漫的最好地方,都在想——“今天能否找个情况?”找到情况后还要想着与家里的那个“原配”斗智斗勇。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