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天偶然又点开我在BLOGBUS的Blog,发现上次写还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但是看到那个通用的模版真实觉得没劲。于是经过这两天费劲的修改,刚才终于完成了,自我感觉良好。翻开新的《周末画报》发现里面有篇文章很有意思,名字叫做《如果你有一个巴黎情人》,内容主要是针对电影《巴黎两日》展开的,但里面绝然没有了通常的“浪漫”,充满难懂和绕舌的法语,甚至在心烦的时候还差点成为同性恋的对象。据说巴黎人是世界上工作时间最短的,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爱”,而且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能看到接吻的恋人。真正的巴黎是什么样?我没去过,不过浪漫在哪里都一样。在武汉,情人被称作“情况”,现在社会带给大家的是更多的空虚和无聊,否则为什么有人称现在的经济为无聊经济呢,上网是无聊,上班是无聊,就连找情况都是因为无聊。每天晚上,汉口江滩边的众多酒吧是滋生浪漫的最好地方,都在想——“今天能否找个情况?”找到情况后还要想着与家里的那个“原配”斗智斗勇。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