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4-06

    祭祖 - [随笔]

    分类: 随笔

     

          前天我去7天连锁酒店找我一朋友,他在那里做驻店经理,我说怎么今天生意似乎很好哦,他来句——“过节!”的确,今年是国家调整公假后的第一个清明节,正好赶上星期五,加上周末两天,还弄了个三天的小假期。早就听说今年清明节会有交通管制,而且由于公假人会很多,所以我们家就提前去了扁担山祭祖。至于这个名字,我也一直觉得奇怪,并非象“扁担”。记得那天,武汉刚刚送走阴凉的雨天,天空太阳高照,热的我直冒汗。等我们来到奶奶的墓前,小时候和奶奶一起生活的时光又历历在目。当然,我没有象图中小孩那么少年老沉,奶奶也不可能如图中那般疯狂。她不象邻居家的老太太那样每天在居委会打麻将,只是在窗户旁的靠椅上坐着,手里拿着爸爸买回来的《今古传奇》,鼻梁上架着一副老花眼镜,旁边的小凳子上放着一个烟缸,当然,那是为她嘴里的香烟准备的。有时,我也学着电视里的样子,一副成熟的口气劝说奶奶戒烟,而她却说年纪一大把了戒不掉,说着还继续抽着。晚上,我和奶奶躺在床上,她给我讲她小时候在农村的故事,我听着津津有味。最后,她会照常地要求我“定盘子”,就是说好第二天早上早饭吃什么,我说不知道。于是奶奶便在漆黑的空气中,用烟比划着,我看着烟头跟随的光晕,猜测着奶奶的意图。但由于那烟头划出的轨迹太快,而且奶奶写字的时候还时常发倒笔,我总是要猜很久。奶奶每天都想心思换着花样的买早点回来,所以我也找到点诀窍,肯定不是前两天吃过的,呵呵。回到公墓上来,上面已经不满灰尘,墓碑上字迹的油漆也掉的差不多了,我们还来不及把带来的贡品和祭拜用的纸钱、蜡烛拿出来,就发现旁边已经多了好几个人,肩上背着包,询问着是否需要填字(就是给墓碑上的文字填漆,一般是金色的),就算你拒绝了,不一会又会有人过来,看来这也属于特种行业,且竞争依然激烈。等我们烧纸钱的时候,又有个人走了过来,先站在旁边看了半天,后来从他的包里掏出了一叠纸钱也扔到我们的火堆里,还象征性地向墓碑作揖,嘴里似乎还念着什么,正当我们都在觉得奇怪的时候,他开口向我们讨钱。好家伙!要饭的还真是与时俱进啊,玩起了“概念营销”啊,虽然每户人家给的不会太多,也就几块钱,但想想他一天在这公墓里要遇到多少个“好心人”啊,还是无本买卖,利润率超高,看着他们,再想想自己,真是自叹不如~等我们例行了所有祭拜的程序后,老爸说把带来的贡品都杂碎再走,说是以免“某些人”等我们离开后再拿走继续售卖,我估计这种事情也只有中国才有。